首页 金融【特写】共享单车乱象背后:10万小人物与100亿大市场

【特写】共享单车乱象背后:10万小人物与100亿大市场

  新华社北京3月22日新媒体专电题:一条路上三分之一车子用不了,共享单车如何“共享”公共道德?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作为共享经济的新形态,共享单车极大方便“最后一公里”的出行,迅速风行全国,观察共享单车带来的变化可以有很多维度,就业是其中之一,共享单车触目惊心的破坏现状背后,折射出一些人的公共道德和信用缺失,短短一年间,共享单车在各路资本加持下成长为规模巨大的市场。

  记者在这条小胡同走访时看到,路口处五六辆共享单车摞在一起,其中一辆已不见坐垫,市场发展迅猛催生了一系列新的就业岗位,沿着北京市朝阳区南十里居路行走,马路西侧空地上皆是破损单车,一眼望过去,一排接一排,甚为壮观,有的地方甚至叠放两三层。

  单纯谈论数字也许过于抽象,附近居民告诉记者,这一维修点自今年春节前就开始运作,“每天都会拉来好多坏车”,这些岗位以50岁以下的中青年男性劳动力居多,他们每天在高度重复的单车调运中感受城市潮汐的变幻,见证了无数离奇的单车之死,也对单车乱象有着自己的理解。

  记者统计,不到1500米的路段,共有15辆摩拜单车和40辆ofo共享单车,身处潮汐变幻中也许没人能比这些单车调度员更能敏锐捕捉到大城市的潮汐变幻了,在被损坏的共享单车中,有的二维码和数字编码被磨花,有的车轮胎损坏,有的链条损坏,有的没有坐垫,还有1辆车锁密码不对。

  我看到他时,他正穿着公司统一的黄色马甲,一手抓前把,一手扶后座,把堆到霄云路人行道上的小黄车搬到一辆三轮板车上,北京市西城区莲花河南街附近有一个ofo共享单车维修点,停放着约300辆故障车,每天早晨,载着上班族驶来的各色共享单车混乱而密集地汇聚在两边的道路上。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运维师傅告诉记者说,总有几辆单车横卧在斑马线上,侵袭人们通行的要道”运维师傅说,损坏太严重的就由大车拉出城外,修理好的会被重新投放到地铁站口,但两三天之后,几乎一半的车就会损坏或“消失不见”

  “一车13辆,一般一天要调运8、9车”,他对这些数字再熟悉不过,一位共享单车运维师傅说,因为质量和设计问题,一些共享单车在链条、轮胎等部件更容易出现问题,两人协作,一起摆车,摆不开的车就集中到三轮板车上,投放到附近的热点区域,包括地铁站、商圈和人流密集的街道。

  例如,摩拜单车相关负责人称,摩拜单车破损率极低,车身整体全铝结构,车体结构经过数万次耐碰撞测试,并以4年免维护或少维护为目标,避免了因零件盗拆、车况破损对市容市貌的负面影响,“昨天燕莎那儿的交警就查到了他,今天得从麦子店街这儿绕过去”,孙斌应和道,“按照我回收坏车的经验看,正常坏的有,但人为破坏的更多,撬锁、磨掉二维码和数字编码、上私锁、恶意破坏坐垫的情况比较普遍。

  孙斌没有时间跟我闲聊,武汉大学法学院教授孙晋认为,一个城市的市民对待共享单车的态度,是这个城市文明程度的试金石,按理说,这么大的面积,至少得三个人。

  人人都应成共享规则的“捍卫者”相关专家和业内人士呼吁,社会各界应给予新事物和接受新事物的时间及空间,让每个人都成为共享规则的“捍卫者”,接下来,他要把这批多余的车拉到燕莎地铁站,专家认为,违反公序良俗,从过去要付出个人名誉的代价、受到周边的指责,变成了受到法制和诚信体系等外在规则的约束。

  早晨,车子如涓涓细流从各个地铁口汇聚到办公区,而当夜色降临,如同倦鸟归巢,这些车辆又会回流到附近的地铁站,只有一批人先做了,而不是等靠外部环境的改善,才有可能鼓励更多人参与,林东是河北衡水人,28岁,皮肤黝黑,戴着黑框眼镜,穿了件荧光色T恤。

  ofo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关于如何保护共享单车不被人为破坏,ofo有专门的线下运维团队,对共享单车进行网格化管理,从今年01月开始,林东每天都会从宋家庄出发坐20分钟公交车到达工作区域,然后来回搬车、码车,小蓝单车公共事务总监孙丹印说,小蓝单车现在是通过用户在APP报修的方式获得损坏或私锁车辆的位置和情况,然后找到车辆。

  他手下有十几个人,上午,他和其他工作人员在霄云路等高楼大厦区来回巡视,等到下班高峰期,再把所有人员平均分配到各个地铁口,孙晋认为,政府管理部门尤其执法机关在加强管理中,应该对于在使用共享单车过程中的不诚信记录,纳入公民个人社会诚信记录系统,向社会公开,使之成为促进诚信社会建设的积极因素,倒逼个人自律,林东正帮一辆经过的卡车疏通道路林东更多是依据经验来判断不同区域的车辆使用频次和停放状况,他指了指地铁口的一堆车告诉我,“假如这个地方每天晚上骑过来的摩拜、小黄加上其他单车一共有800辆,第二天早上的需求量却能达到1200辆,(采写记者:刘大江、赵刚、郭敬丹、周琳、高一伟、王成;参与采写:张蔚林)

标签:单车 共享 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