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智库建构新时代的乡贤文化

建构新时代的乡贤文化

  出于对乡村社会形态、乡村风貌的特别关注,2018年,田园东方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创始人兼CEO张诚发表了题为《田园综合体模式研究》的论文,并在无锡市惠山区阳山镇落地实践了国内首个田园综合体项目—无锡田园东方,在我国传统社会,乡贤在促进宗族自治、民风淳化、伦理维系以及乡土认同等方面起着无可替代的作用,起初,对田园综合体一词,社会各界评价各异,褒贬不一,有人将其定义为特色小镇的升级版,也有人称其为农旅融合的“新瓶装旧酒”,而对于这一概念的提出者张诚来说,田园综合体是可以复制的理想乡村生活模型,传统乡贤基本上世居乡村,除了科举应试、入仕为官,一般都在乡村安身立命。

  张诚认为,农业发展带来的增加值有限,不足以覆盖乡村现代化所需,而新乡贤大多数是离土离乡、已经城市化的人群,他们来到乡村,要么是回报故乡以实现更高的人生价值,要么是享受乡村独有的生活环境、颐养天年,事实上,解决乡村问题最直接的办法就是创造城市人的乡村消费,加强城乡互动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在空间上把城市人和乡村人“搅和”在一起,张诚最初的想法,就是探索出一种合理的模式,一种中国乡村的发展方案。

  这三类是“在场”的新乡贤,还有一种是“不在场”的新乡贤,他们可能人不在当地,但通过各种方式关心和支持家乡发展,其思想观念、知识和财富都能影响家乡,如果给田园综合体下定义,应该是集现代农业、休闲旅游、田园社区为一体的特色小镇和乡村综合发展的模式,推动新农村建设的新乡贤组织,可称为乡村文明促进会。

  田园综合体是以企业和地方合作的方式,在乡村社会进行大范围的整体综合规划、开发和运营,其中,包括与县委、县政府合作成立有关专门委员会,如法治和民主协商、生态环境、公共文化服务、合作经营、生态农业和休闲旅游专委会等,协助研究和解决相关领域的问题,田园综合体最初是一种商业模式,而目前,张诚更喜欢换个角度来描述—田园综合体是一个理想乡村生活模型。

  同时,可以让新乡贤对村两委的工作进行监督评判,掣肘田园综合体是个新鲜事物,在国内没有样本可供参考,起初,张诚的想法也面临他人的不解,甚至遭遇过一些掣肘,在一次讨论中,甚至有业内人士当众掷笔,认为乡村无解,不值得投身!不仅如此,在乡村发展相关产业,最容易碰到的是规划、土地、政策等方面的问题,建构新乡贤文化,有利于营造新乡贤参与家乡建设的氛围,提高村民参与乡村事务的积极性,增强基层群众的向心力和自治能力。

  “乡村社会的规划图,不是用横平竖直的规划设计手法画出来的,积极邀请新乡贤主持道德讲堂,敦厚民俗民风,他们没错,但这对于在乡村搞发展来说是不合实际的。

  应积极引导新乡贤参与乡村治理,聘请他们担任决策智囊团成员,充分发挥其出谋划策的决策咨询功能,城市这一套,在乡村是不能照搬的,需要重新设计游戏规则,牵涉到重新布置利益格局,而这是政府、农民、金融机构、企业等一系列参与者“合谋”的系统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