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共享单车非典型诉讼的典型意义

共享单车非典型诉讼的典型意义

共享单车非典型诉讼的典型意义

  核心阅读共享单车大量投放,街上又现自行车大军,07日,海淀法院一审驳回智享公司的起诉,法官同时建议摩拜单车采取电子围栏技术、惩戒还车不当等措施,减少共享单车给公共交通管理带来的压力,骑乘共享单车发生事故,各方应如何分担法律责任?保险能否成为共享单车平台免责的理由?消费者该怎样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身权益?北京市民冯先生通过手机扫码使用ofo共享单车,摔倒受伤自己支付逾2万元的治疗费用,(01月07日《新京报》)物业诉共享单车平台索要管理费被驳回,并不令人意外,因为双方之间不存在劳务上的合同关系,平台没有将共享单车的停放管理委托给物业,而乱停乱放是单车租赁人,而且这些很有可能是物业管理服务的对象,或是小区居民或是停车场的客户,服务上的关联性即构成了法院裁决的“无因管理”关系,不可能得到法院的支持,ofo平台方则表示,已为用户投保附加意外伤害医疗保险和人身意外伤害保险,保险公司可以给予不超过1万元的赔偿,但是,非典型诉讼却有典型意义。

  责任应如何分担?因单车质量导致事故发生,受害人可要求平台赔偿厘清法律关系,是认定各方法律责任的前提,共享单车规范停放,平台企业首先须负起管理责任,既要从管理手段上引导有序停放,如加快电子围栏的运用,同时,也要加强停车的指引服务和违规约束,如规范停放点提示,违规停放加收管理费等等”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程啸说,不过,共享单车规范停放仅靠平台是不够的,还需得到公共管理以及社会组织的支持与配合,如城市公共场所及小区给予共享单车停车点设置的便利,参与共建共享,创造共享单车使用畅通的环境,程啸认为,共享单车运营平台属于经营者,使用人是消费者,二者法律关系也受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调整与规范。

  共享单车走马圈地,快速扩张,管理的短板迅速被暴露出来,特别是管理成本高企是无法回避的瓶颈”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七条规定,消费者在购买、使用商品和接受服务时享有人身、财产安全不受损害的权利,个案中物业为了维系停车场小区的秩序,设置了单车停放点并随时进行清理,物业实际上代行了平台企业的管理责任,据此,上述二位专家均认为,在使用共享单车的过程中,因车辆本身存在缺陷而给消费者造成人身伤害或财产损失时,消费者有权要求作为经营者的平台承担赔偿责任。

标签:单车 共享 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