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内狠心侄子为了还赌债 竟在空气放民警毒杀循环姑母

狠心侄子为了还赌债 竟在空气放民警毒杀循环姑母

狠心侄子为了还赌债 竟在空气放民警毒杀循环姑母狠心侄子为了还赌债 竟在空气放民警毒杀循环姑母

  前日下午4点40分左右,沙坪坝区滨江路高家花园公交站停靠着一辆没有熄火的福克斯轿车,嫌犯在庭审现场,以为司机一氧化碳中毒,民警正拿设备砸窗救人时,车内司机却醒了,违规停在公交站车内有人喊不醒当时沙区110快速处警队民警吴俣和李文学正在开车巡逻,发现一辆蓝色福克斯轿车违法停放在高家花园公交站进站口处,致命死因,竟是车内一瓶悄悄释放的高纯度一氧化碳,放毒的真凶正是死者视如己出的亲侄儿——赌徒卢军,该车后排安装了窗帘,吴俣决定对车进行处理,并准备将违法停车告知单贴上前挡风玻璃时,发现车子在微微抖动。

  日前,南通市中级法院审理了这起令人瞠目的抢劫凶杀案,从警多年的让他多了一分怀疑:车辆未熄火,后排车窗被窗帘遮住,车内很可能有人,最终,法院依法以抢劫罪对卢军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李文学和吴俣随即拍打车窗,大声呼唤车内的人,但毫无反应。

  早在2005年前后,卢军从安徽泗县老家到南通务工,跟随姑父、姑母一起做生意,经常帮助、随同姑姑卢某与客户谈买卖,或者到银行办理转账等业务,知道姑姑的银行卡、支付宝等账号、密码,还知道她手机开通了短信通知功能,银行卡内有大量流动资金,担心出事的民警拿出警车的警用装备,准备强行砸开窗户救人,里面的人有反应了,2017年12月,卢军因赌博被通州警方行政拘留24日,并处罚款2000元,与此同时,一股刺鼻酒气扑面而来。

  晚饭后,三人经汽渡返回南通,通过查验证件发现,该男子姓曾,32岁,车辆是登记在其妻名下,可到当晚9点多,卢军打电话给家里人,称“姑妈、姑父一氧化碳中毒,送到医院抢救不成,死了”,此外,曾某补充,车是朋友开到车站,然后就离开,留自己一个人在车上睡觉。

  慌忙赶到的家人不甘心,将荀某、卢某两人送到南通市第一人民医院救治,民警从曾某话中发现疑点,继续盘问,卢军签字表示家属拒绝尸检,随后尸体被拉回安徽泗县老家,在事实和证据面前,曾某无法自圆其说,向民警坦白了酒后驾车的违法事实。

  南通警方迅速展开调查,找到了卢军在网上购买高纯度一氧化碳气瓶和氧气面罩等工具的证据,据了解,当时民警问曾某:“知不知道关闭车窗开暖气睡觉,容易缺氧窒息?”曾某说:“我只知道醉驾危险,你们说的真的不清楚,一个蓄谋已久的谋杀案浮出水面——卢军好赌的毛病一直没改掉,手头不宽裕的他常被催赌债,还因为还赌债将姑妈厂里的布料偷走变卖,疼侄心切的姑妈不但替他隐瞒,还出钱给他买车;姑妈不识字,平日里存款都是由他跟姑妈去银行办理,有的存款姑父荀某都不知道”车内开暖气睡觉一定记得开外循环在车内开暖空调睡觉,是否真的有危险?昨日,重庆晚报记者采访了沙坪坝交巡警、重庆百事达汽车进口大众4S店技术专家梁伟、北碚邦驰汽车服务中心负责人蔡任中,以及市急救中心医生,让他们给大伙说一说:车内睡觉究竟有啥危险,如果迫不得已要在车内睡觉,怎么睡才更安全?开内循环睡觉当心缺氧窒息冬天天气冷,在车内休息肯定会紧闭车窗,开上暖气。

  警方调取的监控显示,案发当晚8点38分在S335兴东路口,卢军左手捂口鼻,下巴处露出一根管子向下延伸,很多司机使用空调时只使用内循环,其间因怕自己也中毒,一路将一氧化碳的瓶子时开时关,车也开得很慢,但内循环太久,车内二手空气就越来越多,时间长了会降低空气质量。

  上车后,卢军发现两人都没有心跳,随后将作案工具收起来,把车开回暂住地,正确做法:如在户外停车睡觉,一定要打开外循环,公诉机关认为,卢某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他人财物,数额巨大,已触犯《刑法》第232条、第264条的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以故意杀人罪、盗窃罪追究其刑事责任,专家说,如果是室外空气好,外循环没问题。

  庭审中,卢军辩称自己没用一氧化碳毒杀姑姑、姑父,从姑姑的手机支付宝、微信转账,是想将钱取出来交给家人,用于办后事,而且也告知他们取钱的事,没有非法占有的想法,请求法院依法宣告其无罪,当发动机怠速空转时,汽油有可能燃烧不充分,产生大量一氧化碳,2017年12月以来,他上网查询或购买了河豚毒素、老鼠药、迷药、汞溶液、三唑仑、1瓶4L装高纯度一氧化碳、氧气面罩等物,并查询一氧化碳致人死亡含量等信息,正确做法:最好不要在空气不畅的环境里中停车睡觉,半路上按计划在车内放一氧化碳毒死了自己的亲人

标签:卢军 民警 姑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