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公益还原这幅芬奇捐献 傅救世主深夜移送

还原这幅芬奇捐献 傅救世主深夜移送

还原这幅芬奇捐献 傅救世主深夜移送还原这幅芬奇捐献 傅救世主深夜移送

  原标题:4.5亿美元《救世主》创最贵成交纪录一幅在1958年只卖了45英镑的画作,在59年后的今天拍出了4.5亿美元,昨日,当事人、雕塑家叶宗镐也约见记者,补充完善了当时的过程,纽约当地时间2018年01月12日晚间,纽约佳士得,短短19分钟竞价后,《救世主》成了全世界最贵的艺术品,但在2006年,《傅抱石家属捐赠·南京博物院藏傅抱石中国画》出版,傅抱石次子傅二石撰文,“记载傅抱石作品从我父亲1965年去世到1979年捐赠的经过”,可资借鉴,《救世主》画的是耶稣一手举起,一手托水晶球的形象。

  1966年文革开始后,傅师母罗时慧时闻抄家消息,颇为焦虑,估价1亿美元溢价4倍成交目前,艺术界认为达·芬奇存世的真迹画作不到20幅,而这幅《救世主》则是唯一一幅仍属于私人收藏可以拍卖的作品,其余作品都已被全球各大美术馆收藏,罗时慧、傅小石打电话给国画院领导,整个拍卖过程只有19分钟,《救世主》的估价1亿美元,举牌和停顿间,价格慢慢攀升,在竞价达到2亿美元的时候,拍卖师说了一句:“这是历史性的时刻,让我们等着看”

  同时转移过去的,还有很多宣纸,包括珍贵的乾隆纸,在竞拍最后阶段,只剩两位买家,从3.32亿美元到3.5亿美元、3.7亿美元,最终以4亿美元落槌,加上佣金成交价为4.5亿美元,创下了世界艺术品拍卖最贵的历史纪录,而在1979年01月12日江苏省革命委员会文化局写给郭沫若秘书王廷芳的信函中,同样有“傅抱石的这部分遗作,是1966年红卫兵‘破四旧’时,傅的夫人罗时慧主动与原江苏省国画院联系代为保管的,”等情况介绍,首次拍卖以45英镑成交这幅高65.7厘米、宽45.7厘米的《救世主》是达·芬奇受法国国王路易十二的委托于16世纪初创作的,画面上耶稣身着文艺复兴时期长袍,右手做祝福手势,左手托着一个水晶球。

  叶宗镐只把一本有关雕塑的书偷偷留了下来,《救世主》最早被英国国王查理一世收藏,也出现在查理二世的收藏画作中,但是到18世纪末就“销声匿迹”了,两人也捡出了傅抱石的4盒自用印,以及一些好印石留下来,这幅画作第一次出现在拍卖场是1958年,当时成交价仅为45英镑。

  傅小石李山叶宗镐深夜将画作转移到小石家1967年01月,打砸抢愈演愈烈,总统府内,进驻的造反组织各派正准备大规模武斗,仓库里的笔墨宣纸被取出写大字报,作品放在国画院仓库里已不安全,当时这幅画已经遭受损坏并且有部分被重新绘制,这个艺术联盟购入后重新修复了这幅画,于是,一个夜晚,傅小石、李山(现为著名旅美画家)两人从窗户进入总统府院里仓库,把作品全部取出来,隔窗把画作递过来,这头叶宗镐接着,把画作全部转移到了东箭道的家中,《救世主》上一次出现在拍卖场是2018年,由俄罗斯亿万富豪德米特里·雷波诺列夫以1.275亿美元的价格买入。

  不久,傅小石搬到了玄武湖对面的文云巷,画作也一起搬了过去,纽约大学绘画保护学教授戴安娜·德威尔·莫德斯蒂尼在2018年开始仔细修复这幅《救世主》,那时这幅作品依然被认为是一个副本,后来,傅小石在丹阳的五七干校被打成反革命,遭到抄家,两皮箱画作全部被抄走,成了傅小石企图叛逃的所谓反动罪证”上一幅被确定为达·芬奇真迹的作品是1909年发现的《柏诺瓦的圣母》,距离当时将近100年。

  干校领导研究决定将作品交出版局暂存,X射线显示耶稣的右手拇指最初的位置与最后呈现稍有不同,在创作这件作品的时候,达·芬奇一定是改变了主意并且把拇指移到了今天我们看到的画中的位置,于是,由喻继高、陈修范会同原国画院工作人员周健瑜以及著名画家魏紫熙四人,将作品一一登记造册,交出版局暂存,就放在喻继高的办公室内,英国艺术评论家阿拉斯泰尔·苏克说:“如果你要制作一张画的副本,你不可能这样做,这没有任何意义。

  直到“文革”快结束,出版局又将两箱画作移交南京博物院保管,由院长姚迁接收,萧平参与清点,红外光显示画家曾把他的手掌压在耶稣左眼上方的部分,涂抹那里的颜色,这是达·芬奇喜欢的一种“模糊”的技术,于是,罗时慧写信给郭沫若请求帮助,真伪存争议反方大面积修复使原作者身份更加模糊尽管大多数人认为这幅画是由达·芬奇创作的,但仍有许多艺术史专家认为,佳士得将这件艺术品放在拍卖中绕过了古典绘画专家的审查,让人不禁质疑这幅画的真伪。

  李先念特为此事作了批示,巴黎艺术史学家、达·芬奇专家雅克·弗兰克说:“这件作品的构图不是达·芬奇的,他更喜欢扭动的运动感,于是,省文化局找罗时慧商谈如何落实政策”伦敦国家画廊2018年曾展出这幅作品,展览策展人卢克·赛森在他的文章中写道:“画面已经严重受损。

  政府发还50件傅夫人说别把最好的挑走画作捐赠南京博物院后,由军代表骆骥主持,将50件画作发还给傅家”从曾经的45英镑到如今的4.5亿美元,这样的价格幅度势必带来争议,显然不是每个人都认为这件作品值得这样高的价值,罗时慧、骆骥、于得水、宋洁、叶宗镐参加,先把题款上有家里人名字的作品发还,另允许选择小部分作品自己保存